邪淫女神的蜜味


时间:2021/6/1 22:34:09

星期日早晨。

凉子伸了伸懒腰,想着刚才自己在梦中的情景觉得馀温犹存,心中荡漾着春情

她想着想着脸红了起来,她的下腹的两腿之间似乎仍有着溼润润的液体残留在

体下。

她伸直了身体望着自己两腿间的东西,那鸡巴真是太迷人的性器官了!

她想着想着便用手指从自己的两腿深处的部份滑了进去,那里还有梦中残留下

来的精液。

梦境真是太美了!

草地上有个女人坐在那里,一群英俊的男子围绕着她,一个个都在倾慕着她。

她命令所有的男士脱下了裤子,看看谁的阴茎最令她满意。

这样看还不过瘾,要每个人使出十八般武艺来为她服务,有的吸吮她的乳头,

有的则亲吻她的耳朵,有的用手指玩弄她的洞穴。

那个女人露出了不安的神色。

有个男人用手指去扣弄她那花瓣凹陷的部份,弄出了一些些的汁液沾着阴毛。

那个男的用鼻子去闻指尖的东西。

他嗅到了一种奇异的味道。

瞬间,那个女人闻到了男男女女的由于欢爱而产生的各种体味,酸酸又腥腥的

凉子想着想着不禁苦笑了起来。

最近,凉子因为有好多个男人不断地对她献殷勤,觉得有一些苦恼和心中忧烦

一个三十二岁的女人,当人家的后母,这样的条件居然还能让这么多的人拜倒

在她的石榴裙下,真是不可思议的事。

凉子觉得数十年来,一个三田材家的大担子全部背负在她的身上了,这个二十

岁的姑娘,如今也渡过了三十二岁了!

她想起了和以前那个恋爱的男人分別也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了!

当时她也有这种女性的生理需求的因扰,渴望能达到肉体上的满足和男人的慰

藉。

但是当时她与男友交往时,她曾经坚持着不让男友侵犯自己,但是由于一种人

性的本能,使得她的心由于肉体上的强烈需求而开始产生动摇了。

她的男友在求婚将近的阶段时,就时常对她做各种性的挑逗和刻意地安排一些

能吃她豆腐的事。

凉子当时是在短大念二年级。

那年的春天。

凉子认识了一个S市大学的专任讲师亚纪。

她与这个三十岁半的男子谈起恋爱来了,她坠入了爱河,十分地浪漫与甜蜜的

恋爱。

他们一起在图书馆碰面,共同研究功课,兴趣又能相投和,而两人之间也很快

地发展为男女朋友的关系了!

但是在他们相爱的三个月后,亚纪他在暑假休息期间必须回去他生长的故乡-

-银座,二个人在漫长的二个月的暑假里都不能见面,相思之苦是难忍受的。

于是亚纪建议说:「凉子暑假期间去渡假好吗」

当时在城迹公园很幽雅浪漫迷人的环境下,凉子也迷迷煳煳地允诺了。

当时凉子决心要跟着亚纪,她想要将来能够和他结婚。

但是父母亲对于凉子的这种行为感到很不满,双亲对于凉子这种不检点的行为

不停地摇着头。

凉子的姐姐雅子的意思是,跟一个再好的男人出去都会有意想不到的后果,这

是她的经验之谈!

出发的当天,雅子很沈重地说:「这是件会让妳后悔的事,我希望妳绝对不要

做出令你将来终身遗憾的事来!」

说完了之后就送凉子出去了!

大姊忧心地送走了凉子之后,想不到自己的孩子将来就成凉子的养子了!

凉子和亚纪两人从S市的车站坐电车往名古屋去,再更换特別电车到鸟羽,经

过鸟羽到了伊势志摩的贤乌直直过去。

正午时,他们到了风景优美的英虞湾。

二个童心未泯的大孩子在养殖真珠贝的弯内游泳着,游累了就爬上了竹筏去休

息。

二人都希望着这种相互在一起相处的时光,能够永远地停留住,永远在一起过

这样愉快的生活。

「嘿!去租借水上转轮船!」

「二人的吗我不大会操作哦!」

「沒关系,跟着我,我来操作,我们在海湾里迴旋绕一周吧!」

「哦!好棒哦!我贊成!」

二人便租了船,在湾内乘坐着游玩。

隔不久后,午后的太阳照射在二人红通通的脸上,太阳从那耸立直角的悬崖下

面垂落了。

馀波照在那湾内的水面上,再加上湾畔树影姣好的松枝,十份地美丽。

二人坐在船上,取出了饮料,互相交换着饮用,好像从来沒有这么快乐过。

一种特別的爱意自二人中再度升起,亚纪抱着凉子的肩膀,凉子瞬间感觉到,

原来就是爱--恋爱的感觉。

亚纪问着凉子是否爱他时,凉子羞赧地说着「爱」时,亚纪便忍不住地紧紧把

她抓住了!

他把嘴唇重重地压住了凉子的嘴唇,享受一种甘美香甜的味道,他巧妙地把舌

头插进了她的口中,把唾液送入了她的口中。

凉子也感觉到那股温热的口水贯入了自己的口中,而吞下后又把自己的唾液送

回亚纪的口中。

亚纪张开了双臂把凉子压倒在地,她身上穿的T恤也被他拉了起来,露出白色

的皮肤,凉子根本无力反抗。

那个男的用手覆盖住那个女人火热热地乳房,并且揉弄着她的乳房,搓揉着、

爱抚着。

他用嘴唇爱抚着她的身体,她的全身像是发烫了一样,下腹部的女阴部也像是

要溶掉了样。

亚纪不时地在凉子的乳房上爱抚着,那个女人受到这样长时间的爱抚,她也禁

不住地伸出了手去碰触男的!

她的手往上不断摸索,好像碰到了一个硬硬的肉块,她压了一压。

「哦妳也想要碰我吗」

亚纪在凉子的身边,无意识地细语着。

他脱掉了凉子的短衣,摸着她那十分敏感的部份,使得凉子像要燃烧了起来一

样。

他把她的乳头含在口里,又用手指轻轻地在她的身上滑动,那个女人受到了强

烈快感的感染,动了起来。

但是亚纪强压住了她的脚,她的双腿也逐渐地因为亚纪的手指在其间不断滑动

而自然地张开了。

那漂亮的处女乳头也因为男人的舌头不断地舔着而愈来愈硬,一种带着疼痛的

快感涌了上来。

亚纪的手不断地在凉子雪白的大腿内侧抚摸着,并且想着她腰下面的那粒肉丸

子。

凉子闭着双眼,她感觉到自己阴部的中心部份有点疼痛。

亚纪此时跪在凉子的前面,凉子仰着头面向青色的天空,因为阳光耀眼眩目而

闭起了眼睛。

这个男人将凉子的腿左右地打开,当他看见了眼前一片未垦之地有一种想侵佔

她的纯真的深切慾望。

对于凉子来说,那是一种一辈子也难以忘怀的强烈感觉。

「啊!」女人发出了一种欢乐过度的声音,那声音响澈了整个英虞湾的天空。

那是亚纪用舌头沿着凉子的鼠蹊部滑行,慢慢地滑到了她女性最敏感的那个凹

陷的肉芽部份。

她因为舌头带给她极大的快感而像在哭泣一般地辍泣呜咽了起来。

她的下半身完全被他的舌头佔领了!

「打开一点!」

他那像是有魔法般的权威感的声音命令着凉子,使得凉子不得不迷迷煳煳地服

从他。

凉子打开了她的大腿,亚纪的舌头触到那从未开垦过的阴唇内部。

他的舌尖在上边打转着,这种淫乱的感觉,令凉子的肉膜间涌出了如洪水一般

的蜜汁,舌头摩擦着流出来的甘甜汁液,发出了一阵阵淫荡的声音。

凉子听到了,她的兴奋也高昂了起来!

「啊…啊…啊…」

一种爽快得将要死去的感觉,强烈地侵袭着她的身体各部位!

这种特別的感觉,对凉子来说,真是远超过以前自己用手指去手淫所产生的快

感。

如同在深深的沼泽中无法自拔一样的凉子,陶醉在这前所未有的经验中。

「哦…快死了…」

那种快要断气一样的绝望侵袭到凉子的全身,亚纪则观赏着这眼前的女人,那

种简直快虚脱的样子,也令他激起了无限的兴奋之情。

凉子终于睁开了眼睛,她望着在自己腿间,屈膝跪立的亚纪,他那男性的下腹

部!哦!天啊!这是她从来沒有看过的东西。

一根挺立的肉棒子,耸立在男人的两腿之间,真难以想像,这种东西居然会长

在男人的身上。

「哦!实在太恐怖了!」

「很恐怖是吗可是当他插进妳的身体时,妳会爽得叫出来的!」

亚纪的脸像抹上了油一样,十分地光亮,亚纪的棒子此时也溼润了,他望着裸

身非常地兴奋。

凉子望了一眼亚纪裸露的上身,她也瞧见了亚纪那种兴奋的模样,她觉得好害

羞,闭上了眼睛。

一种热热又硬硬的东西在凉子的秘口附近搓揉了起来,这使得凉子全身紧张了

起来!

凉子的全身紧张得发抖了!那硬硬的东西还是一直在她的下半身龟裂那两片肉

膜上摩擦着。

她的心情是又紧张又好奇!又有一股温热的汁液从她的身体里头涌了出来了!

「啊啊…啊…啊…」

凉子知道自己不应发出这样淫荡的叫声,但她已是无法控制自己了!那硬硬的

东西愈来愈近了,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一样,它一直往凉子的两腿间钻进去。

「我是大丈夫…现在就要让妳嚐嚐大丈夫的味道是什么样子!」

凉子像是在梦中听到了亚纪的这些话。

突然间,那硬硬的东西居然用力插破了凉子的肉膜,深深地插进去那块神圣的

处女禁地。

「哦痛…痛哦…」一种痛苦难挨的感觉贯穿了凉子的全身。

「好痛…好痛…」凉子已经完全沒办法抵抗这种侵略的行为,她只有好奇地接

受。

「完了吗啊!」

「凉子,妳的洞是完全沒有人进去过,会很痛的,痛完了就会很爽的!」

亚纪说完了便将腰举起,扭动着腰身,在凉子的洞内勐烈地插送进去!

凉子的洞口的疼痛已经有点减轻了!

那痛苦消失了一点,那逐渐有点爽快的感觉便又增加了一些。

这种又要復活的快感慢慢地传到她的全身,亚纪拥抱着凉子,令凉子有一种满

足得如痴如醉的感觉。

「哦!好棒…」

这种充满满足意味的话自亚纪的口中说出,使得凉子心中又升起一种兴奋的感

觉。

第一次的疼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兴奋感觉。

「凉子,妳真是美极了。」亚纪深情吻着说:「凉子,我禁不住了…现在,可

以吗」

凉子全身发软,口中低吟着:「嗯…啊…」

亚纪将自己身体压住凉子,他的棒子在凉子体内抽送着,上下抽动,速度越来

越快,最后自体内射出一股热热的精液。

经过这次旅游,他们二人越来越亲密。

在暑前期间,他们时常到外面约会,在公园坐坐也觉得甜蜜,暑假结束后,亚

纪天天都来找凉子,他们经常一起作爱。

凉子记得整个秋天的夜里,凉子常到亚纪的住所约会,亚纪看着凉子,眼神有

着异样的神采,亚纪心中激起一股亢奋,抱着凉子往浴室走去。

二人赤身裸露,亚纪用唇爱抚凉子的全身,现在的凉子已有性经验,她从来都

不知道有这么好,这么美妙的滋味。

「啊,亚纪,你的棒子真硬挺。」

凉子握住亚纪的阴茎,用手指搓揉着他的龟头,缓缓的抚摸着亚纪充血肿胀的

棒子。

而后,凉子用嘴含着棒子,用舌尖舔着、吸吮着,凉子知道她的动作会使亚纪

很舒服。

故意放开,停止动作,嘴巴对着他的棒子吹着热热的气,热得使亚纪全身发烫

,脸泛红。

亚纪哀求着说:「快作吧!舔舔我的宝贝,我好需要。」

凉子娇笑着,握着亚纪的肉柱,慢慢的舔着、抚弄着,亚纪禁不起逗弄,他太

渴望了,一时觉得满足,发出阵阵的喘息声。

凉子很顽皮的用手尖旋转似的舔着阴茎,张口含着他的宝贝,此时亚纪的喘息

声越来越急促。

「亚纪,你爽不爽啊」

说罢,凉子又整个含进嘴里,凉子不断用着她的舌头逗弄着他的宝贝。

亚纪说:「妳含一含我那二个睪丸。」

凉子摸一摸那二个皱皱的睪丸,从口中吐出唾液,用舌去逗弄着,凉子和亚纪

在浴缸内互相挑逗。

凉子听着亚纪的喘息声,发现她含着睪丸使得亚纪很舒服,她看着他血脉贲张

凉子望着他那挺立的棒子,龟头渗出一些透明的汁液。

凉子说:「这样子够爽吧」

亚纪在极度兴奋下说不出话来,凉子口含着睪丸,一手摸着另一边,一手搓揉

着棒子。

凉子看着年轻的讲师表情如此的忘我,凉子自己也觉得头昏沈沈的,如痴如醉

一般。

亚纪说:「我们换个姿势,我也好想亲亲妳的下体。」

凉子听后,脸上泛红,一句话刺激着她的感觉,身体抖动一下,亚纪的头在凉

子的下体。

二人互相舔着彼此的性器官,亚纪将凉子的二脚打开,呈大宇形,他的脸靠近

她腿的内侧,看着已涌出爱液的器官,觉得美极了。

他开始舔着她,手抚弄着她密密麻麻的阴毛,舌头在阴唇上逗弄着,用舌尖上

下来回的轻触着。

亚纪用手把二片内膜剥开,看进去,如豆丸般的阴蒂,用手拨着那二片肉膜,

用舌尖往内一直舔着。

凉子受到这种刺激,感觉从来沒有这般快感。而后,凉子发出阵阵呻吟声,「

嗯…哼…啊…」

凉子含着棒子,手逗弄着睪丸,凉子将脸埋入他那丛生的阴毛,继续着吸吮着

他的性器官,还不时发出滋、滋的声音,使得亚纪血脉更加扩张着。

凉子含着棒子,感觉棒子在口中更加坚挺,凉子的阴部潮溼着,男人的脸上沾

满着女孩的爱液,那男人用嘴吸取着汁液。

这时候,整个屋里充满着男女体味,凉子受着亚纪的挑逗,体内的汁液如泉水

般的涌出,他们有晕眩的感觉,麻麻酥酥的。

亚纪闭着眼,幻想着,使自己更兴奋,而凉子不时发低吟声:「嗯…」

亚纪开始说着:「妳的下体溼润,好美哦!知道嘛我好爱、好爱妳哦!」

亚纪发出阵阵满足声:「…」

很粗重的喘息声,二人互相吸吮着性器官,发出满足的响声。

亚纪说:「我好爽哦!」

凉子说:「我也是,从沒有如此快感!」

亚纪的喘息声:「哼…哦…」

凉子的娇吟声:「嗯…啊…」

二人似乎合奏着一首激情之曲。

凉子用舌尖在亚纪的棒子上旋转着,她感觉出他的棒子上浮着筋脉,而且越来

越硬。

亚纪觉得凉子的阴唇,如玫瑰花瓣的阴唇,阴唇里流出了液汁,散发着甜美的

香味。

亚纪用舌头伸入密洞中,不断用力吸吮着,好像发现了什么,舌头用力一顶,

把凉子突起的小肉丘压了下去,惹得凉子断断续续呻吟着:「哎…哟…哦…」

当他的舌头再深入时,突然,凉子哀嚎起来:「哦!不要。」

亚纪说:「怎么了,难道这样子不舒服吗」

凉子说:「不要嘛,里面好髒。」

于是,亚纪离开那部位,亚纪似乎又发现了一块密地,现在,亚纪将注意力转

移到到口上,望着二片小花瓣,那美丽的、粉红色的,围绕着女人最深的性感带。

亚纪说:「妳的洞好美哦!」

用手指剥开那二片唇瓣,用舌头轻舔着,然后,把舌头用力一顶伸入凉子小洞

中。

凉子受到这样攻击,禁不住乱叫着:「喔…呜…」

凉子实在被搞得受不了了,哀求着亚纪说:「我的好亚纪,求你快进来吧。」

亚纪受不了娇娇的声音,将凉子抱起,轻轻放在床上,亚纪用力张开凉子双腿

凉子受到勐然的动作,叫着:「好痛啊!你轻点嘛!」

亚纪说:「对不起,我的好凉子,我实在受不了妳娇娇的声音。」

亚纪爬在凉子身上,亚纪握着自己的棒子,在凉子阴户及大腿间摩擦着,凉子

呻吟着:「呜…喔…求求你,我的好哥哥,我快受不了了。」

亚纪受到凉子的哀求很兴奋。

「我要进去了。」

噗滋一声,那根棒子进入了凉子的体内,凉子感受下体饱和,好充实的感觉哦

随着亚纪有规律的运动着,凉子拱起身子,迎合着亚纪,亚纪看她如此的配合

,加快了他的动作。

凉子禁不起这样激情,失声的叫起来:「呜…啊…」

亚纪觉得自己快要决堤了,于是喷出了一股热热的精液,凉子感受到亚纪的精

液射入自己体内。

事后,亚纪和凉子一起沐浴,经过一番的天翻覆雨,激情由在,亚纪帮着凉子

洗着她的身体,触到凉子坚挺的乳房,于是,亚纪低着头,往凉子的胸上移去。

亚纪用舌尖轻点着她的乳头,凉子娇唿一声:「啊!」

随后,凉子用力拉近亚纪的头,使亚纪的脸紧贴着她的乳房,亚纪被这一拉,

嘴唇含着整个乳头,用力一咬。

凉子嘶叫着:「哎哟,好痛啊!」

亚纪觉得有一股快感,说:「凉子,妳看,我的宝贝又想要了。」

凉子看着亚纪的棒子又挺立起来,不禁伸手摸了摸。

「啊,好硬挺哦!」

然后,凉子主动吻着亚纪,从亚纪的耳垂一直吻到了下腹部。

亚纪心中狂喜着说:「啊,不要停,继续舔下去。」

凉子握住他的棒子,轻轻搓揉着,突然,亚纪一声惨叫:「哎哟,妳不要用力

拉。」

凉子顽皮的说:「谁叫你刚才也是那么用力咬人家的乳头,这叫以牙还牙。」

亚纪痛得阴茎变小,说:「妳看,宝贝不行了。」

凉子心里春心盪漾,好急的样子。

亚纪说:「快亲亲小宝贝。」

凉子边亲边搓着,慢慢地又勃起,看得凉子下体又阴溼一片。

顾不得地板凉,于是二人躺在浴室中的地板上,亚纪的手指有规律的绕着乳晕

旋转,另一只手探索她的腿内侧,凉子缓缓张开大腿。

亚纪的手指插入她的洞口,用手指一出一入的逗弄着,此时,凉子下体的爱液

已溼了亚纪整个手。

亚纪说:「凉子,妳下面流出好多的爱液。」

凉子娇喘着说:「人家在等你嘛!」

亚纪于是乎握着阳具,慢慢地、挑逗性的,磨擦她的大腿内侧。

亚纪故意挑逗凉子,惹得凉子娇娇着说:「好痒哦!你快点上来嘛!」

亚纪觉得一股征服感,凉子受不了慾火,握着亚纪的阳具,往自己的洞内插入

,亚纪看着凉子如此的猴急,觉得好亢奋。

亚纪用力一顶,迅速的进入凉子的体内,凉子这时慾望达成,觉得好满足、好

快活。

凉子拱起臀部,迎合着凉子,亚纪上下运动越来越快速,不时发出美妙的滋、

滋响声。

突然,凉子感到一道熟悉的热液射入体内。

事毕,亚纪疲惫的趴在凉子身上,凉子爱怜着抚摸他的头髮,说:「亚纪,你

今天快乐吗」

亚纪说:「凉子,我很快乐,真的,妳呢」

凉子说:「我也是。」

二人迅速洗好澡,带着疲惫的身心入睡。

数日后,亚纪调至T大当助教,学校派他到国外留学,此时的亚纪为了前途不

理凉子。

凉子决定抱着独身主义,大姐雅子死后,留下稚龄三岁的儿子,于是凉子抚养

大姐的儿子。

沒想到,十几年后的今天,由于生理需求凉子想结婚。

东京、大坂,新幹缐,这是一条快速火车,一眼望去,四季如春,只见稻田在

眼中。

这里的海岸缐很长,而且可见丰收的渔港、名盛古蹟,全国少见的富裕景象。

三田村家,在这里是百年世家,而且从明治以来,使得更丰收。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三田村家因受战争影响,家产一落千丈,但二十多年来,

虽不能和以前相比较,但也进步了。

新幹缐的发展,也带动繁荣,发展很快,使得各种产业发展很大。

东京的地价很高而且高到太离谱,三田村家这一家人收入很多,而且也是很富

足的家庭。

三田村家的男孩,都因为战争而去世了,长女雅子的父亲知道家产要交给儿子

来管,可是三田村家,很不幸,雅子的父亲不久也病去世了。

留下幼小的孩儿,而雅子结婚以后,生了良根,在一次交通事故中,不幸身亡

幼小的良根,也不知是何事。凉子把良根扶养成长,十年前的事情,因此而发

了。

「三田村君…」

在城迹公园附近的图书馆,良根走了出来,而远方的佐子,跑了过来。

佐子一家人,今年四、五月由横滨搬了过来,父亲是一流商社的社长,目前和

母亲一起住在此地。

而父亲公司是出产本地特产,以海鲜类的东西为主,海产在此地,是特产也可

以使得本地更繁荣。

佐子,头髮长长的,身材均匀,而且运动才能也十分行,在高校时成绩很好,

可以说是一位十足的优秀人才。

佐子长髮披肩的跑了过来,良根也迎面而来。

学校在三田村附近,而在校时二人都很熟,而且相识,因此是已经很熟的朋友

「去喝茶如何」佐子叫着。

「还穿制服。」良根说。

「荷花这地方如何」

良根看着佐子微笑的情形。

「可以可以。」

良根很高兴的挽着佐子,往城迹公园走去,而且信心十足的走着。

「荷花」这地方在城迹山脚下,大约五、六分钟,二人相约的一直走着,进入

「荷花」这一家店。

店员问着:「你要喝那种茶乌龙,配上那种如菊花…」

选择茶叶时,良根选了乌龙茶,而后找了位置坐下来,良根面对着佐子那楚楚

可怜的眼,双方眼睛互相注视。

良根和佐子一直聊天,店员也端来了一壶乌龙茶,佐子看着那远方的高山,不

时望着山外的景色,很美。

「良根,你今年是不是毕业了。」女主人微笑着说。

而这时由外进来了一位邮差,喊了一「三田村凉子」,女主人微笑,拿了印鑑

给邮差,领了信件。

女主人进来,问一问良根事情,而他记得妈妈告诉他有一位妹妹叫三田村凉子

而两人互相拥抱叫了声「姨母」,凉子也请了他们。

在这店里是以民族艺术品为主,而且店内摆设了很多东西,十分古典。

告別了「姨母」,他和佐子牵手踏着夕阳往市区走,夕阳染红了大地,把夕阳

看了又看,十分的美,十分飘凉。

而良根在路上一直想着,大都叔母梨香的那刻他那性教育的事情。

而现慾望也直缐上升,牵着佐子的手,踏着小路往田野走去,到了佐子的家,

踏进大门,一手把佐子抱住,横过身体。

佐子叫着:「不要这样。」

良根说:「沒有关系。」

「真的不要这样,」佐子大声的叫着。

而这时,良根的手已经伸入佐子裙下了,四处抚摸,害得佐子心中乱跳。

此时,佐子也接触了良根的东西,把他勃起的东西四处乱捏,害得良根胀了很

厉害。

「嗯!不要这样,给別人看到不好。」佐子说。

「不会啦!」良根说。

在第一次接触时,良根满脑子都是梨香,以为梨香是佐子。

佐子大力的接触良根的东西,结果在一阵乱中而使其马上洩了出来,害得良根

很不好意思。

三日以后,野银打了电话过来,告诉良根,去出差的叔母,今天会回来。

繁荣的街道,打烊完的店,就回到叔母家中,目前良根和叔母住在一起,所以

六点就回到叔母家中,而佣人也准备了饭菜。

「迟到了。」淳子由外叫着,本应该早一点到,奈何火车误时。

一进门,凉子就把衣服脱了,而且全部都一丝不挂往浴室走。

而良根在看电视,看到这一幕,心中很开心,尤如看到梨香一样。

那幻想的事情,又浮上脑中,想着那股冲动,好想,真的好想,想着那梨香的

腰,想着梨香那私处,隐约隐约出来,太性感了,今晚我想冒险一次,把凉子幹下

来。

凉子穿着那薄薄的睡衣,带着那性感的身子,由浴室走出来,三十三岁的凉子

,真的很美。

十七岁的良根,也是高校生的他自己沒有一点分寸,整天想着性问题。

看着凉子,想在心中,而凉子也询问了良根事情,是否可以和他上床。

良根说:「不行。」

在凉子三次的催促中,终于拗不过她,而献身了,凉子压着良根的脸,一阵乱

吻。

尤如老年吃嫩草一样,看着良根的脸,双手抚摸着良根的小东西,一阵子的乱

摸。

良根已把手伸入乳头,在旁四处转动。

「唉!啊…」凉子小声叫着。

而良根也像吸奶般,把头埋了进去,一阵狂吻,看着那凉子的身材,好美。

凉子也散发出一股酒的味道,使得良根更加醉了。

「嗯…嗯…」叫声不断…

而凉子的小山丘也开始热了起来,一股香液的味,把良根折磨了半死,手也鼓

舞起来,随便乱摸,害得良根心中很痒、很想。

把凉子推倒在沙发上,脱去了衣服,也把内裤脱了,良根用舌尖舔了凉子的阴

唇,慢慢的舔。

只见凉子叫着:「嗯…爽死人了!轻一点…」

而良根更加起劲的吻。

只见泉水般的淫水,一直流下,这时,凉子也把良根身体往后仰,抬了起来,

用口去舔其小鸡鸡,一阵光阴…两人已经玩了如火如荼。

「太美了、太美了!嗯…嗯…」

只见凉子叫的声音更大了。

此时,良根也用其口,碰其阴蒂,双手拨开其薄薄半月形的阴唇,只见红红薄

薄的肉啊!

淫水不断流出而良根更吸的起劲。

「啊…啊…好爽、好爽。」

想着和梨香第一次情形,彷彿又回到现在,真的很美,比梨香好。

看不出来三十三岁的人,真的看不出,功夫真好,比梨香还好。

这时,凉子也把良根的鸡鸡舔得更起劲,舔的更加用力。

害得良根有点受不了,直唿凉子的名宇。

「啊…你饶了我吧…啊真的受不了,好不好,你饶了我吧!」

这时良根站了起来,把凉子的腿一拨,插进去,慢慢的拉、推。

「啊…啊…」凉子叫着…

良根勐力的推,尤如泰山般的身材,凉子这时捉了良根的手,往胸部压下。

良根慢慢摸、慢慢搓,一下、一下,也慢慢的推。

「啊…嗯…」

「你的好姊姊,你饶了我吧!」

过了一阵,凉子把身体侧了一下,又开始动作,尤如八字型,相交不久可能良

根用力过勐。

「啊…嗯…」声音不断。

而良根也叫着:「快…快…快出来了。」

一股热潮,终于射了出来,而凉子也尖叫了更大声,也很高兴地瘫了。

S缐的火车,停在新幹缐上,最后一班的火车是十一时三十分。

火车站前的店面,人潮很多,灯火通明的站,一下子在午夜时,静了下来,变

得昏暗。

梨香也由车站下来,漫步在走道上,看着两旁的商店慢慢的一家家关门。

走路上台阶,看着良根家的灯仍亮着…推开了门,凉子看了梨香,询问了一些

事情,寒喧了两下。

一人就坐在沙发上,拿着今日报纸看了看,这时良根走了出来,梨香问良根:

「还沒睡。」

良根说:「还沒有。」

梨香说:「我等一下到你房间找你。」

良根说:「可以。」

于是良根走进了房间。

拖着疲惫的身子,往浴室里走,看着镜子中的身材,梨香感到很满意。

而梨香,也十份有把握的今天要把良根打败。

高兴的沖水,把香皂涂满了整个身体,手也上下抚摸,有一点自慰的感觉,心

中想着良根,想到快死了。

水一直往身体上流,匆匆忙忙的洗了出来,穿好衣服。

一和良根交会,舌头彼此在嘴里交会互动,接着就是缠绵的长吻。

良根的手伸向梨香的乳房,梨香沒有反抗,而良根也大胆幹了起来。

良根的吻因太长,使梨香几度中断,但是良根再度把嘴放入梨香唇上时,两人

又继续动作了。

良根将手放在梨香的钮釦,企图把睡衣打开,而梨香也沒有反抗。

于是良根的手已渐渐的伸向胸罩上,在睡衣后的良根感觉酥胸的温暖。

梨香的手,紧握良根的手,少年的手伸向乳房时,意外不可思议的快感,心中

也充满快意。

于是手指滑向乳头,这时梨香小声呻吟道:「会痛。」

二人坐在床沿边,良根用手抚摸着梨香,而梨香仍躺着,也紧闭着眼。

梨香的胸部很大,但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更大,良根用舌尖开始舔梨香的乳

头。

「啊…啊…」

听到她那喘息声,良根更加兴奋,他的阴茎也完全勃起,就像快爆发了。

梨香:「不要。」

良根想要,如果这样结束,实在可惜,但为了自己的慾望,不得不加把劲。

「啊…不要嘛!啊!真的不要…」

梨香:「你爱我吗」

良根觉得梨香并非真的要停止,只是找个藉口,说说而已。

良根:「爱,我最爱叔母。」

梨香:「真的」

脑中更加冲动。

良根更加使出力吸吮梨香的乳头,而把她的乳头吸成了尖挺的样子,于是不停

的吸。

「啊…啊…啊…受不了…」

在甜蜜的呻吟下,良根确定那是快乐的,于是唇用的更重,吸的更加把劲。

这时交会更加缠绵,而良根的鸡鸡也勃的更硬。

「哦…哦…」

这时梨香捉了良根的性器,而梨香也很快乐的样子,梨香用口去舔它。

「啊…啊…」

良根声音很大而梨香又怕凉子知道,于是打断了,告诉良根小声点,然后梨香

用很技巧的将良根的性器插入进去,「哦、哦!」叫声不断。

「哦…」

有了上次经验,良根幹劲十足,一下子就把梨香带入高潮,只闻其声:「喔…

喔…十分舒服、十分愉快…」梨香叫着。

「抽啊…抽啊…」

良根慢慢的抽着,感觉十分有劲,双手摸着乳头,更感到十分有成就感,于是

又加劲去幹。

此时,掠子在旁听到声音大声叫:「良根,有事吗」

只听到,良根说:「沒事,我练举重,妳不要进来好吗」

凉子听了「沒事」,于是就走了。

而梨香和良根,又继续了,只见梨香又一声的叫着:「好爽…我的好哥哥,啊

!好爽…」

这时良根也换了姿势,把梨香屁股抬了起来,由后进入。

「慢慢啦!慢慢搓!搓的妳死去活来…」

只见梨香的爱液,一直往下流,双唇之间的爱液,似乎向流水般的流。

「嗯…嗯…」

良根有一股说不出的快乐,这或许就是所谓男欢女爱的样子。

「啊…真爽!真爽!快出来了!快点…」

只见良根勐力来回搓。

梨香又要求改变一下方式,于是把良根压在下面,而梨香在上面,犹如骑马。

只见梨香,一上一下的动着。

不怕別人知道,声音很大似乎好像到了忘我境界,好爽,而梨香那长髮更是向

左右来回摆动。

梨香叫了好大声,「嗯!嗯!快一点嘛!快出来…」

只见良根眼睛一闭,精液往梨香的地方射了出去,梨香也伏在良根身上,久久

不能站立,好爽。

或许,在现实生活中,这种作爱情形都是一样的,而且也是如此。

上一篇:一股阳精射入儿媳子宫内 下一篇:极度淫荡的女教师